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互聯網+”背景下檢務公開現狀評估與優化路徑
發布時間:2018-06-26 09:23:52作者:日照市東港區人民檢察院課題組來源:
打印 復制鏈接 ||字號 分享到:

 

(一)檢務公開的組織領導及現狀評估

可以說,當前檢察機關檢務公開的組織領導工作比較完善,隨著檢務公開工作已經部署將近20年的時間里,各級檢察機關都將檢務公開工作作為提升檢察公信力和影響力的重要手段。加強組織領導,統一思想認識,注重基礎設施建設,狠抓規范化管理,強化后勤保障,努力解決影響檢務公開工作開展的各項問題和難點,讓檢察工作更好的走入人們的視野,擴大檢察影響力。機構方面,一般將檢務公開工作設立在辦公室、人民監督員辦公室、新聞辦公室等機構里。人員方面,有條件的檢察院會選擇與新聞媒體合作,傳媒機關會指派專門人員駐扎檢察院開展檢務公開工作;另外一些檢察院會培訓自己內部干警開展檢務公開工作;當然還有一部分檢察院高度重視這項工作,既專門招收新聞專業的檢察輔助人員,又與新聞媒體機構合作,形成強大陣容,更有效地開展檢務公開工作。基礎保障方面,這一塊工作是根據各個檢察院的財力、物力以及爭取相關財政部門支持等情況進行部署,相對來說層次有一些參差不齊。財力、物力雄厚的單位,會配備專業的電腦、相機、攝像機等硬件設備,有專屬的工作場所,如山東省人民檢察院設有檢務公開大廳、記者站等部門。山東省日照市檢察院設有專門的新媒體工作室,配備專業設備開展新媒體工作。規范化建設方面,從最早的,最高檢提出檢務公開,到不斷演化改革的意見出臺,每個檢察機關層級都提出了符合自身的規范與工作意見,山東省人民檢察院出臺的《關于全面深化檢務公開的意見》等,能夠極大地促進檢務公開更加高效、順應民心。

(二)檢務公開的內容范圍及現狀評估

最高檢2014-2018年基層人民檢察院建設規劃》中,對執法過程公開的時間、范圍、方式都進行了細化的明確,把工作推進到基層管理中,這一規劃對健全公開制度的出臺指明了方向。根據最高人民檢察院辦公廳最新編發的《檢務公開手冊》,以下對內容與范圍等新規定進行解讀。主要包括:

1.人民檢察院的性質、職權和職能等傳統內容的公開。對偵查監督、公訴、反貪污賄賂、反瀆職侵權、職務犯罪預防、刑事執行檢察、民事行政檢察、控告檢察和舉報中心、刑事申訴檢察、案件管理紀檢監察、未成年人檢察、檢察信息技術13個職能部門的主要任務,貪污受賄、侵權瀆職等由檢察院直接管理偵辦的范圍、立案標準及執法辦案過程中涉及到犯罪嫌疑人、被害人、證人、律師等權益的規定、規范、期限、規則等內容進行了詳細的規定。

這一塊檢務公開內容是屬于傳統的公開內容,是檢務公開的初步階段就開始要求公開的內容。經過將近二十年的不斷探索,這些內容已經廣泛登錄在各大網站、印刷在各種公開手冊、體現在各種公開展板上。公開的效果在開始階段能夠滿足大眾對檢察機關神秘感的破解,讓檢察機關慢慢走進人們的視野。但隨著互聯網時代的到來,這些公開的內容,僅僅成為檢務公開的基礎內容,人們已經不再滿足于這些內容,而是要求更深層次的公開。

2.檢察案件信息公開。20118月,最高檢出臺《關于加強檢察法律文書說理工作的意見(試行)》對于案件信息公開提出具體的要求,另外201410月,最高檢公布了《人民檢察院案件信息公開工作規定(試行)》。20153月,出臺《人民檢察院刑事訴訟涉案財務管理規定》。20155月,出臺《關于在招標活動中全面開展行賄犯罪檔案查詢工作的通知》。20157月,出臺《關于實行檢察官以案釋法制度的規定(試行)》。這些制度的出臺標志著案件信息查詢的全面推行。其中改革力度最大的是全面推動案件程序性信息查詢以及重要案件信息公開、法律文件公開,要求各級檢察機關通過多種方式對外發布案件信息。主要內容涉及一是當事人和法定代理人、近親屬以及訴訟代理人,可以查詢反貪、反瀆、偵監、公訴、申訴、民行案件的案件原由、受理的時間、辦案期限以及辦案部門、辦案進度,另外還有處理結果、強制措施等流程性信息。二是馬上及時發布重要案件信息,這其中就含有較大社會影響的職務犯罪案件的判決、決定逮捕、提起公訴等情形,社會民眾關注度高的刑事案件的批準逮捕、提起公訴等情況以及已經辦結的具有指導性、教育性的典型性案例,特重大、專項行動的進展和結果信息等。三是網上公開生效法律文書。生效法律文書的公開,是指檢察機關做出終結性決定的法律文件,其主要包括人民法院所做出的判決、裁定已經生效的刑事案件起訴書文件、抗訴書,甚至還包括不起訴決定書,刑事申訴復查的決定書等重要文件。[1]

據不完全統計顯示:截至2016年底,全國各層級檢察部門在人民檢察院案件公眾平臺上公布案件程序性信息累計達4494548以及重要案件信息204738條,法律文件1587940份。僅僅在2016年,全國各層級檢察部門通過案件信息公開系統,公布了流程性信息1927311件,還有重要案件信息108100件,相關法律文件有832059件,接受辯護人以及訴訟代理人預約的申請55317次,備份電子卷宗1020000件,向外界律師提供電子卷宗103000件。由此可見,案件信息公開平臺運3年以來,功能不斷完善,“案件程序性信息查詢”、“辯護與代理”是主要公布內容,另外還有“重要案件信息發布”、“法律文書公開”等功能模塊,案件信息公開多渠道。通過考察我國各地檢察院對信息公開發布情況,可以發現以下特點:一是重要案件信息和法律文書公開工作比較到位。通過查閱各省級人民檢察院案件信息公開網發現,截止到2017226,除北京重要案件信息更新到20161228,天津重要案件信息更新到2017120,重慶重案案件信息更新到2016122,絕大部分檢察院都能更新到2017220以后。二是典型案例公開比較少。雖然所有檢察院都設立了典型案例板塊,但是截止到2017226,全國32個省、直轄市、兵團檢察院案件信息公開網上,只有河北、山西、內蒙等14個省級檢察院公布少量典型案例。目前來看,與國外不同,我國并非判例型國家,但它的公布對普通民眾具有重要教育意義、典型的案例,能夠讓各個層級檢察機關互相交流、互相溝通,這將會在中國范圍內形成更為統一的決斷標準以及執法依據。[2]

3.檢察政務的信息公開。檢察政務信息主要是指它的自身活動。檢察部門的自身管理是指為保障依法履行法律監督職責而對檢察機關內部的人力、物力、財力和權力等資源所進行的科學的組織、分配和利用。主要涵蓋檢察部門的職責、任務性質、常設機構、工作規程、紀律條文以及其他職能相關的部分,如檢察工作報告、專項工作總結、決策部署等。另外與司法解釋相關的文件也會進一步公開,接受民眾的監督。對于違反規定的案件,檢察將會進行統計分析,并傳達,每年的預算與決算信息同樣需要公開。從檢察機關自身管理角度來說,上級檢察機關對下級檢察機關擁有管理權,各級檢察機關內部,檢察長領導,檢察委員會民主機制運行,這些都是依據《檢察院組織法》等相關法律法規等有序進行的,而將這些內容進行公開,讓公眾監督檢察工作更加方便快捷高效,信息也更加有科學依據。

檢察政務信息從屬于一般性工作信息,面對普通民眾進行信息公開,目前主要的途徑是利用檢察部門的辦公大廳、門戶網站以及展板展示、借助黨委政府政務公開網進行公開等。在信息化、大數據時代,全國檢察機關絕大多數都建立了自己的門戶網站。通過隨機查看的各級人民檢察院建立的網絡平臺發現,檢務公開欄目設立比較到位,更新比較及時。但是,還是存在一些問題。一是檢察統計數據及綜合分析公開不到位。大部分檢察機關的門戶網站首頁中都找不到統計數據分析的板塊,另有少部分網站設有統計數據分析的板塊,但點擊進入顯示沒有數據的提示。

4.檢察隊伍信息公開。主動將檢察隊伍人員的基本組成成分進行公布,接受普通民眾的監督,此舉可以有效提高司法公信力,讓信息曝光于天下。檢察隊伍的信息公開則包括以下幾個方向上的內容:一是人事任免情況。主動公開檢察機關領導班子成員任免情況,檢察委員會委員、檢察員等法律職務任免情況。二是檢察官責任規定。涵蓋每個領導負責的工作事項與隊伍的人員編制。三是隊伍的建設與更新信息,如是否統一招錄、表彰等情況。四是對隊伍的建設管理便利,如是否違反紀律規定等,以及它的處理意見與結果。

檢察隊伍信息同樣屬一般性的信息公開,類似于前文講到的政務便利公開。在目前各層級檢察部門的官網上,大都能看見領導班子、機構設置、人員情況等基本信息,有的檢察院還建立了檢察隊伍數據庫,如山東省檢察院建立了隊伍管理系統和績效考核系統,利用數據庫,對隊伍人員的信息進行更新,從而為優秀選舉等提供科學依據,使隊伍的管理更加現代化與數據化。另外,隊伍建設情況正能量說的多,負能量說的少。幾乎多數檢察院公布的隊伍建設信息里,都是正面的典型樹立,對違法違紀的情況“捂掩遮蓋”,不想公開。雖然這是“人之常情”,但對于公開的效果上,就打點折扣了。

5.檢務公開內容的例外。在全面推進檢務公開的同時,要正確處理好公開與保密之間的關系。不公開的內容主要有:首先為國家相關機密,根據我國《中華人民共和國保守國家秘密法》中的規定,“國家秘密是關系國家的安全和利益,依照法定流程確定,在一定時間內,只限一定范圍的人員了解的事項。”檢察機關在辦理刑事案件過程中,如果涉及國家秘密的應該嚴格按照保密法的規定,履行保密職責。對于不確定是否涉及國家秘密的,應當由同級或上級保密部門確定。二是涉及個人隱私。出于保護公眾隱私權,檢察機關在檢務公開過程中,應注重保護被害人的隱私,防止因不當公開對被害人造成“二次傷害”;要保護好證人隱私,證人知曉案件情況,為辦理案件出來作證,檢察機關應該為其保密,防止受到打擊報復等;要保護好犯罪嫌疑人的隱私,保障犯罪嫌疑人的合法權益。三是涉及未成年人的權益保護。未成年人心智發展不成熟,可教育挽救概率大,為保護未成年人的健康成長,幫助順利回歸社會。檢察機關應該特別注意保護未成年人的隱私。四是商業秘密。商業機密則主要是指能夠為某些人或集體帶來相關利益的信息,一般為企業秘密,權利人采取保密方法的信息也為商業秘密。檢察機關在辦理案件中,應注意保守商業秘密。五是偵查階段保密內容。對犯罪嫌疑人和社會成員,在舉報、立案、偵查等環節應當秘密進行。六是當事人申請不公開且理由符合法律規定的,不向社會公開。

相對于檢務公開,檢察機關也十分重視檢察信息的保密。對一些處于保密階段的案件信息,如反貪污賄賂、瀆職侵權案件的偵查情況等,未成年人案件等,都做出了具體明確的規定。對于檢察保密工作,檢察機關都做的比較好,如山東省檢察院部署開展分級保護工作等,一般很少出現不符合法律規定的情況,甚至是失泄密情況。但在保密工作中也或多或少存在一些問題,如干警保密觀念淡薄。檢察機關對于如何加強保密工作,很少進行相關的專業教育培訓,制度機制比較缺乏,這樣一旦發生失泄密事件,就會顯得“束手無策”。基層院執行保密規定能力不強。比如雖然上級院部署開展分級保護工作,要求安裝單項導入設備,杜絕計算機與移動存儲設備的直接聯系,但有的檢察院為了便于信息的導入導出,還是會出現不認真使用保密設備的情況,留下失泄密“后患”。

(三)檢務公開的方式途徑及現狀評估

1.利用電子技術實施檢務公開。互聯網時代,各級檢察機關深刻認識到大數據的影響力,積極適應這個新形勢,通過網絡方式進行檢務公開。利用現代LED技術,所有政務信息均可以通過電子屏進行顯示公布,而在辦事大廳設立的自動觸摸屏則更為系統地提供了信息的公開。類似于信息臺、門戶網站以及其他網頁中的檢務信息、法律規定、政策解讀、百姓呼聲等均屬于電子化信息公開。另外借助微博、微信等兩微一端新媒體平臺,進行檢務公開。

比較有突出特色的有:為了適應大數據時代,北京市檢察院的“檢立方”,以及山東檢察院的“檢務云”都充分發揮了大數據的作用。遼寧省長海縣設立“檢務公開觸摸屏”,山東省東營市自主設計了檢務公開自助查詢系統,將檢務公開以電子觸摸的形式進行。據最高人民檢察院2016年工作報告顯示:14個省區市檢察院已經實現“兩微一端”全覆蓋。山東省人民檢察院2016年度工作報告顯示,全省成立新媒體工作室120個,開通“兩微一端”588個。

2.利用外部監督實施檢務公開。主要是人大代表與政協委員的監督路徑,另外還是人民監督員與特約檢察員進行監督的一大方法。一方面,利用目前通報工作制度,建立完善《人大代表聯系制度》。二是宣傳檢務信息,通過向人大代表贈送檢察刊物,提高在體制內的公信力,也強化了人大代表對其的了解。三是著眼提高時效性,利用先進的微信、短信等方式與代表、其他監督員建立互動聯系,定期進行重大信息公開。不定期征求代表委員對檢察工作的意見建議。

根據最高人民檢察院2016年工作報告顯示:2015年一年,最高檢邀請325名代表參加專題調研、集中視察,邀請631名代表參加最高檢組織的座談交流,全國人大代表提出129件議案建議、全國政協委員提出的47件提案,均按時辦結并及時答復

3.利用新聞發布會實施檢務公開。各層級檢察機關在一定的周期或重大型案件進展過程中時,可以通過新聞發布會的方式進行信息公開,另外還可以通過廣播、電視臺等方式進行公開到媒體,以達到社會對其的監督。另外還需要向媒體公布的還包括監察工作的階段性成果;推進“檢務公開”內容的有關情況;最高人民檢察院的工作執行情況,檢察工作的司法解釋相關文件;各級人民檢察院工作中組織的重大活動、典型案例案件、先進集體與先進個人。新聞發言人制度改變了媒體單項報道檢務信息的局面。檢察機關開始注重與新聞媒體的合作,實現主動公開,進一步拓展了檢務公開的方式。

    新聞發布會是適應新時期,回應群眾訴求的一種檢務公開方式。但是這項制度,各地堅持情況不是特別樂觀,尤其是基層院,幾乎很少召開新聞發布會進行檢務公開。

4.利用權利義務告知實施檢務公開。權利義務告知是針對犯罪嫌疑人、證人、被害人等特定人員的告知。檢察人員在訊問犯罪嫌疑人、詢問證人、被害人、接受舉報、采取強制措施等各個階段都要履行告知內容。告知案件利害人其享有的權利和義務。檢察機關在打擊犯罪,追求實體正義的同時開始注重程序上的正當性。

    這是執法辦案過程中一直強調的規范,各地檢察機關堅持的很好。但也偶爾會出現沒有及時告知或者忘記告知的不規范情況。

5.利用公開聽證實施檢務公開。公開聽證是指在主訴檢察官的主持下,就案件有關事實、證據、法律等問題,充分聽取當事人陳述意見和申辯理由,保證復查刑事申訴案件公開公平合法。《人民檢察院辦理不起訴案件公開審查規定(試行)》、《人民檢察院刑事申訴案件公開審查程序規定》等內部均對聽證的相關情況進行明確指示規定。甚至包括不起訴案件、批捕案件、申訴案件、民行抗訴案件等的聽證。聽證程序的引入,破除了檢察權運行的神秘化,實現了檢察權運行從封閉向公開的轉變。

公開聽證是一種比較正式的公開審查案件程序的重要內容,其過程有多方參與,充分體現了檢察機關執法辦案過程中審查辦理案件的公開、透明。運行中能夠很好的使用,目前常用到的是不批捕、不起訴以及民事行政抗訴等案件的辦案程序,公開聽證使檢察機關執法辦案中的常態化工作穩步推進。

6.利用公開宣告實施檢務公開。公開宣告則是特定地指檢察人員在宣告庭,向相關的利益方進行公開,內容包括重大事項的處理結果,在宣告過程中,接受當事人的陳述與申辯,所有的社會大眾均可以對宣告庭進行聽證,提高當事人與民眾的參與度,解決相互矛盾,滿足社會的知情權。

根據山東省人民檢察院2016年工作報告顯示,僅2016年全省檢察機關公開宣告檢察決定2823件。但是公開宣告工作,目前法律對此項規定不是十分嚴格,各個地方機關對于公開宣告規定各不相同,由于涉及到的案件不同,所以在細節方面也是存在著較大的差異。一般而言,不批準逮捕決定、犯罪嫌疑人及其辯護人提出異議的批準逮捕決定是典型屬于宣告的內容,同時宣告還包括申請監督的答復、不起訴決定、不抗訴決定、當事人署名舉報后不立案的答復等,關于偵察等性質的案件同樣也屬于公開宣告的范圍之內。

二、當前我國檢務公開存在的問題及原因分析

(一)存在的問題

1.信息公開互動較少。檢察機關注重的仍然是單向的發布信息,沒有充分運用互聯網互動功能,缺少與公眾的互動和溝通,不能及時收到社會的反饋。當前基層檢務公開工作之所以出現一言堂現象,一方面,多數基層單位人員結構老化,掌握和運用現代新媒體技術與公眾互動、交流的能力較弱,檢務公開還不能適應新媒體時代所要求的全天候公開、全領域解答、全員性參與。另一方面,檢務公開內容單一,沒有針對性,公眾無法聚集,社會公眾對參與檢務公開的熱情與興趣不大。

2. 公開平臺設置不規范。案件信息查詢并未成為檢務信息公開的常態,大部分的案例都是由案件的當事人或其他的參與人提出申請時,部門為其提供登錄帳號,才可以進行查詢,但實際上能夠向社會進行公開的部門寥寥無幾,即使進行公開,各地的流程、內容與時間點上也存在著較大的不同。法律文書公開并沒有實現全部曬網,文書上網缺乏統一的平臺,大多數依托于檢察機關門戶網站公開。此外,終結性法律文書內容中的“公開”與“例外”的關系沒有協調好。各個層級檢務信息中對當事人的隱私信息是否隱去沒有統一的規定。

3.公開缺乏統一和科學的評價標準。檢務公開的公開程度和公開內容,隨意性比較大,沒有形成統一標準與考評機制。法院的信息公開有了明明白白的標準,其訴訟指南、審判信息等有了明確的規定,而在檢務公開中信息公開,前者顯然沒有明確的針對性與科學性,導致執行力不夠。

(二)原因分析

1.主觀上怕公開。主觀上對檢務公開的重要性認識不足,片面認為檢務公開會干擾和影響檢察執法工作正常開展,增加“額外”工作壓力和負擔,存在怕公開、怕麻煩的思想顧慮,對公開什么,如何公開,研究不多,心中無數。實際工作中,常常是為了完成任務,滿足于辦專欄、印冊子、搞座談、發通報等常規形式,使檢務公開流于形式、走過場。

2.客觀上缺機制。最高檢幾次出臺的檢務公開意見,都是比較原則性的指導意見,實踐中主要靠各級檢察機關自覺推行。在互聯網時代,更是缺失“互聯網+檢務公開”的途徑和制度。怎樣去公開,去哪里公開,公開什么內容,哪些人管理,缺失明確專門的公開平臺和公開制度進行規范。沒有完全形成一套適應本單位、本地區檢察工作特點的檢務公開長效機制,使檢務公開難以做到規范化、常態化。

3.缺乏財力物力保障。傳統檢務公開主要通過設置展板,印發公開小冊子,與人大代表、政協委員聯系溝通,傳統新聞媒體宣傳等方面,檢務公開的成本有限。近年來,隨著“互聯網+”深入推進,檢務公開的形式也發生變化,如要適應新媒體的發展,成立新媒體工作室,配備專業相機、電腦等,再比如檢察機關通過加強與電視等媒體合作交流僅是制作一個5分鐘的視頻宣傳片就需要花費幾千元的費用。由于各地的經濟水平不一樣,投入有多有少,直接制約著檢務公開的深入推進。

三、完善“互聯網+檢務公開”路徑探索

(一)強化“互聯網+檢務公開”新思維

1.強化新媒體意識。加強與各大網絡媒體溝通交流,遇到涉檢突發事件,檢察機關應與人民網、新華網等重點網絡媒體在事件發生的第一時間進行應急方案啟動,通過多種社交平臺公布真實信息,回復網民的質疑與關切的內容,避免謠言隨意散播。要不斷強化數據分析能力,充分發揮各大網絡媒體專業團隊特長,通過提供更多更權威的數據,通過數據的分析,加工提煉出更有價值的新聞產品,達到更高的可視化效果。強化多種移動終端的聯合作用,目前我國的移動互聯網市場發展迅速,檢察部門完全可以利用多種新聞客戶端、手機報等進行公布信息,加強檢務的透明公開。

2.強化時效意識。在利用互聯網進行檢務公開時,要提前謀劃需要公開的內容,以及用何種形式進行公開。在一些容易引起網絡輿情的案件中,公開之前要做好輿情應對預案,一旦發生輿情事件,能夠有效應對。要主動發布。一些社會關注度高、社會影響力大的案件,只要不涉及國家秘密及個人隱私,符合可以公開的條件,就應該第一時間進行公開,及時消除社會各界疑慮。要全面總結,特別是已經將檢察信息公開在網絡上,要及時對群眾關注進行回應,并做好調查研究,全面分析總結“互聯網+檢務公開”取得的成績和得到的教訓,及時進行整改,促進公開的質效提升。

    3.強化創新意識。自主設計符合自身特色的檢務公開系統。在通用的檢務公開方式基礎上,結合自己院的實際情況,與相關軟件開發等技術公司聯合研發具有本院特色的檢務公開系統等,用觸摸屏等的形式,使公開更深入、與群眾更接近,公開效果更好。創新“互聯網+檢務公開”活動形式。在傳統利用報刊、電視、網絡等媒體廣泛宣傳檢務公開工作的基礎上,以舉報宣傳周、法治宣傳日等活動為平臺,印制檢務公開手冊向群眾宣傳檢察職能、受案范圍、立案標準和司法流程等,提供案件查詢、業務咨詢、律師接待等服務。

(二)打造“互聯網+檢務公開”新平臺

1.完善檢務信息公開平臺。檢察機關應統籌推動,架構“互聯網+檢務公開”平臺。通過廣泛調研,明確檢務公開的著力點和重點方向。積極掌握轄區內網上發布平臺現狀,以省、市為單位對轄區內檢察院互聯網網站、QQ微信、微博、電子雜志、手機報的運行狀況進行摸底調研,通過摸底發現問題并及時整改完善。切實讓運行的各個平臺發揮自己的作用,避免出現僵尸號、空號等問題。要整合各地平臺資源,摒棄“遍地開花”、“重復建設”的做法。

2.完善辦案流程平臺。檢察機關辦案流程平臺主要是指人民檢察院案件信息公開平臺。案件信息公開要完善信息檢索設置,對案件的受理案號、案件名稱、案件類別、承辦部門、受理日期、所處階段、案件狀態等進行信息整合和分類,讓群眾能方便檢索,及時關注案件動態和最新消息。人民檢察院在審核當事人及厲害關系人的身份后,應當以為其提供帳號和密碼的方式向其公開案件程序性信息。對于具有較大社會影響的職務犯罪案件、已經辦結的典型案例等,應當加大公開力度,并且在具體的檢索方式上繼續完善,建立高效便捷的檢索方式,使社會各界民眾更好地查詢相關信息。

     3.完善檢務公開互動平臺。進行互動主要是要摒棄之前檢務公開單方面、不適應大眾對檢務公開的新需求進行的。互動性缺乏對檢務公開的推進有害無益,應該進一步理解和把握新聞宣傳特別是新媒體的規律特點,可以通過對要宣傳的信息進行深入細致分析,設計有針對性的網絡民意調查問卷,通過調查情況,真實掌握網民對公開信息的意見建議及想法。最好是安排專人進行互動,實時交流。可以開通一個渠道,請專家或專業人士、志愿者解答網民遇到的法律問題或疑惑。

(三)加強對“互聯網+檢務公開”的績效考核

1.加強檢務公開的定量分析考核。科學評估中定量分析與定性分析屬于兩種不同的評判方式,各有優勢。要有檢務公開的評價指標。其中包括細化與量化。指標的基礎是定性分析,否則定量沒有意義。很多地區層的檢察部門工作推進不利往往就是因為沒有責任到人,沒有考核的依據與指標。所以進行定量分析后,在實踐操作中將會大為方便。同時實際操作中無法用數據評判的事項需要定性分析,兩種方法進行綜合運用,才會對檢務公開進行準確的評判。          

2.加強檢務公開的多元化評估主體和思路。在檢務公開的評估主體方面可采用檢察機關內部測評方法,同時也可以聘請外部專家評估、民眾測評和媒體測評等多種方式的評估,同樣也可支持網絡投票、網絡留言等方式。最終還要確定一家客觀的第三方中立新機構,不對任何一個主體有成見或偏見,第三方主要負責問題的匯總與輿論反映情況的收集,最終得出測評結果,提出相對占比的建議與意見,發現并解決問題,反饋給檢察機關,形成正向解決問題循環。

3.加強檢務公開的評估保障力度。在各個檢察院網站平臺上建立切實有效的回復窗口,同時建立舉報投訴機制,一些舉報內容將會直接到達相關責任部門及上級,社會公眾問題也就會得到解決與關注。上級檢察部門對下級檢察部門公布的信息進行復核。在為信息公開提供活動經費保障時,需要以組織、機制為保障作用,形成一個整體,所以在未來的信息公開中,需要把保障機制也作為檢務公開的考核范圍內,切實推進檢務公開工作的順利進行

[1] 《人民檢察院案件信息公開工作規定(試行)》第11條規定:“人民檢察院應當及時向社會發布下列重要案件信息:( ) 有較大社會影響的職務犯罪案件的立案偵查、決定逮捕、提起公訴等情況; ( ) 社會廣泛關注的刑事案件的批準逮捕、提起公訴等情況; ( ) 已經辦結的典型案例; ( ) 重大、專項業務工作的進展和結果信息; ( ) 其他重要案件信息。人民檢察院對正在辦理的案件,不得向社會發布有關案件事實和證據認定的信息。”并規定 “重要案件信息由辦理該案件的人民檢察院負責發布”。

 

[2] 高一飛:《檢務公開現狀評估與完善建議》,載《國家檢察官學院學報》,2017年第24卷第4期。 

主辦:山東省人民檢察院  電話:0531-83011111

地址:山東省濟南市二環東路5592號  郵編:250014

備案證號:魯ICP備 05024181號

技術支持:山東大眾信息產業有限公司  電話:0531-85196034

北京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