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當前位置:首頁魯檢文化 > 檢察文苑 >
懷念那溫暖的火爐子
發布時間:2018-09-19 09:06:10作者:孫煥吉來源:山東省檢察院
打印 復制鏈接 ||字號 分享到:

 

 

這個冬天,天氣一直忽冷忽熱。有時候,似乎真像是暖冬了,中午的陽光照得人懶洋洋的。有時候,天又冷得邪乎,屋里的暖氣效果不太好,走在街上更是冷得厲害,穿著厚羽絨服還有點哆嗦呢。盡管這么冷,也不見下雪啊,沒有雪的冬天能算是冬天嗎?!于是,就很懷念當年那鋪天蓋地的雪,更懷念當年那溫暖的火爐子了。

那種燒煤炭的老式火爐子,現在的年輕人也許沒有見過。記得至少在十五六年前,這種火爐子在我國北方地區還是很普遍的。無論是單位,還是家庭;無論城里,還是鄉村,每到冬季人們基本都在使用那種火爐子,既可以用來取暖御寒,還可以用來燒水做飯,真正的一爐多用,使用率非常高。即使現在,很多農村家庭也還在用那種火爐子陪伴度過漫漫寒冬,但在機關單位基本見不到了。那種老式火爐子,大部分是用生鐵做成的,一般為圓柱形,樣子有點笨拙,爐子上方架著長長的鐵皮煙筒,煙筒一直伸到屋外。大多數單位和住戶還是燒有煙煤,煙筒口會一陣陣地冒著白煙或黑煙。有時候,到某個機關單位去辦事,會看到一排平房前面有一溜十幾只煙筒同時在冒著白煙,這是那個年代冬季特有的一道小風景;如果正趕上下一場大雪,那就更妙了,一道道煙霧和漫天雪花交織飛舞,盤旋升騰,那情景是頗為壯觀的。倘若用現在的觀點看,這種爐子的確不太環保。但那時候的人們環保意識普遍不強,經濟條件也差,能夠取暖不挨凍就不錯了,誰還考慮那么多呢。也有一些聰明人會把煤粉攙上黏土制成碳餅,在太陽底下曬干了,然后就燒這種干炭餅,不但節省了費用,減少了煙霧,還提高了熱效率。也有人家燒無煙煤的,但無煙煤價格太高,一般是燒不起的。后來,有人從山西省大同市運來大批成塊的煤炭,人稱“大同塊”,這是標準的優質無煙煤。這種“大同塊”通體烏黑發亮,很惹人喜愛。有的“大同塊”塊頭很大,需要用鐵錘砸開,砸成拳頭般大小的煤塊,便于向爐子里投放。由于“大同塊”質量好,燃燒充分,價格又適中,所以很受人們的歡迎。

那年冬天,還是個毛頭小伙子的我就到鄰縣的檢察院上班了。記得有一天下午,院子里轟隆隆開進三輛大卡車,滿載著烏黑發亮的“大同塊”,卸在院子南邊的角落里,堆成了一座小煤山。每個科室的人都可以拿著大鐵鏟子隨意去取。“煤山”的旁邊,還備了一大車松球子,是引火用的。那一大堆的煤炭和一大堆的松球子,讓年輕的我頓時感到檢察院這個大家庭真是很強大很溫暖。

在那些個漫漫寒冬里,正是這種看似簡單粗糙、其貌不揚的火爐子給我們帶來了溫暖,有滋有味地點綴著我們的生活。那時候,人與人之間的關系很單純很融洽。我們科室當時共有5個人,其中有4位軍轉干部,論年齡他們都是長輩,對我很是關照。大家在一起就象一家人一般。不出去辦案的時候,全科的人就都圍坐在大火爐子旁邊。爐火很旺,烤得身上暖融融的。大家有的抱著本卷宗在看卷,有的看報紙,有的抽煙,有的喝茶,有的在用鐵鉤子鼓搗爐子,好讓爐火更旺。遇到有關法律問題,大家隨時討論一下。休息的時候,相互間講講笑話,啦啦社會上的一些見聞,房間里時常洋溢著歡笑聲。老杜科長是從青島市公安局調回來的,諳熟法律,業務水平一流,他在那個著名的海濱城市工作生活了十多年,一談起青島他就眉飛色舞說個沒完沒了。老王科長喜歡抽旱煙,經常把上等的黃煙葉子帶來,放到火爐蓋子上面烤,烤得整個房間里都香噴噴的。還有,老張科長喜歡在火爐子旁邊打拳。他在部隊是副團級干部,為人正直,能文能武,寫得一手好字,打得一手好拳腳。我跟老張對桌辦公,挺投脾氣,成為“忘年交”。記得老張剛從部隊轉業回來的時候,對地方上的事不熟悉,所以他每次出去辦案的時候都是由我陪著。那時候檢察官下鄉鎮復核案子,鄉鎮黨委非常重視,每次都熱情接待,熱湯熱水地酒肉伺候。老張還是部隊作風,不拿群眾一針一線,清正廉潔,吃了飯非要自己掏錢不可。弄得鄉鎮干部挺不適應的。雖然最終人家堅決沒有收錢,但老張的軍人作風給我留下了深刻印象。幾年后,我的這兩位科長老杜和老張同時被提拔為副檢察長,一時傳為佳話……

在那樣溫暖融洽的環境里,我過著無憂無慮的日子,感覺內心的收獲很多很多,從那些長輩身上所得到的寶貴教益是我要終生銘記的。真的很懷念那個時代。很懷念那溫暖的大火爐子。更懷念那些曾經跟我一起圍坐在火爐子旁邊的人們,我的親人們!

作者:沂水縣檢察院檢察文聯常務副主席、正科級檢察員 

 

 

    這個冬天,天氣一直忽冷忽熱。有時候,似乎真像是暖冬了,中午的陽光照得人懶洋洋的。有時候,天又冷得邪乎,屋里的暖氣效果不太好,走在街上更是冷得厲害,穿著厚羽絨服還有點哆嗦呢。盡管這么冷,也不見下雪啊,沒有雪的冬天能算是冬天嗎?!于是,就很懷念當年那鋪天蓋地的雪,更懷念當年那溫暖的火爐子了。

那種燒煤炭的老式火爐子,現在的年輕人也許沒有見過。記得至少在十五六年前,這種火爐子在我國北方地區還是很普遍的。無論是單位,還是家庭;無論城里,還是鄉村,每到冬季人們基本都在使用那種火爐子,既可以用來取暖御寒,還可以用來燒水做飯,真正的一爐多用,使用率非常高。即使現在,很多農村家庭也還在用那種火爐子陪伴度過漫漫寒冬,但在機關單位基本見不到了。那種老式火爐子,大部分是用生鐵做成的,一般為圓柱形,樣子有點笨拙,爐子上方架著長長的鐵皮煙筒,煙筒一直伸到屋外。大多數單位和住戶還是燒有煙煤,煙筒口會一陣陣地冒著白煙或黑煙。有時候,到某個機關單位去辦事,會看到一排平房前面有一溜十幾只煙筒同時在冒著白煙,這是那個年代冬季特有的一道小風景;如果正趕上下一場大雪,那就更妙了,一道道煙霧和漫天雪花交織飛舞,盤旋升騰,那情景是頗為壯觀的。倘若用現在的觀點看,這種爐子的確不太環保。但那時候的人們環保意識普遍不強,經濟條件也差,能夠取暖不挨凍就不錯了,誰還考慮那么多呢。也有一些聰明人會把煤粉攙上黏土制成碳餅,在太陽底下曬干了,然后就燒這種干炭餅,不但節省了費用,減少了煙霧,還提高了熱效率。也有人家燒無煙煤的,但無煙煤價格太高,一般是燒不起的。后來,有人從山西省大同市運來大批成塊的煤炭,人稱“大同塊”,這是標準的優質無煙煤。這種“大同塊”通體烏黑發亮,很惹人喜愛。有的“大同塊”塊頭很大,需要用鐵錘砸開,砸成拳頭般大小的煤塊,便于向爐子里投放。由于“大同塊”質量好,燃燒充分,價格又適中,所以很受人們的歡迎。

那年冬天,還是個毛頭小伙子的我就到鄰縣的檢察院上班了。記得有一天下午,院子里轟隆隆開進三輛大卡車,滿載著烏黑發亮的“大同塊”,卸在院子南邊的角落里,堆成了一座小煤山。每個科室的人都可以拿著大鐵鏟子隨意去取。“煤山”的旁邊,還備了一大車松球子,是引火用的。那一大堆的煤炭和一大堆的松球子,讓年輕的我頓時感到檢察院這個大家庭真是很強大很溫暖。

在那些個漫漫寒冬里,正是這種看似簡單粗糙、其貌不揚的火爐子給我們帶來了溫暖,有滋有味地點綴著我們的生活。那時候,人與人之間的關系很單純很融洽。我們科室當時共有5個人,其中有4位軍轉干部,論年齡他們都是長輩,對我很是關照。大家在一起就象一家人一般。不出去辦案的時候,全科的人就都圍坐在大火爐子旁邊。爐火很旺,烤得身上暖融融的。大家有的抱著本卷宗在看卷,有的看報紙,有的抽煙,有的喝茶,有的在用鐵鉤子鼓搗爐子,好讓爐火更旺。遇到有關法律問題,大家隨時討論一下。休息的時候,相互間講講笑話,啦啦社會上的一些見聞,房間里時常洋溢著歡笑聲。老杜科長是從青島市公安局調回來的,諳熟法律,業務水平一流,他在那個著名的海濱城市工作生活了十多年,一談起青島他就眉飛色舞說個沒完沒了。老王科長喜歡抽旱煙,經常把上等的黃煙葉子帶來,放到火爐蓋子上面烤,烤得整個房間里都香噴噴的。還有,老張科長喜歡在火爐子旁邊打拳。他在部隊是副團級干部,為人正直,能文能武,寫得一手好字,打得一手好拳腳。我跟老張對桌辦公,挺投脾氣,成為“忘年交”。記得老張剛從部隊轉業回來的時候,對地方上的事不熟悉,所以他每次出去辦案的時候都是由我陪著。那時候檢察官下鄉鎮復核案子,鄉鎮黨委非常重視,每次都熱情接待,熱湯熱水地酒肉伺候。老張還是部隊作風,不拿群眾一針一線,清正廉潔,吃了飯非要自己掏錢不可。弄得鄉鎮干部挺不適應的。雖然最終人家堅決沒有收錢,但老張的軍人作風給我留下了深刻印象。幾年后,我的這兩位科長老杜和老張同時被提拔為副檢察長,一時傳為佳話……

在那樣溫暖融洽的環境里,我過著無憂無慮的日子,感覺內心的收獲很多很多,從那些長輩身上所得到的寶貴教益是我要終生銘記的。真的很懷念那個時代。很懷念那溫暖的大火爐子。更懷念那些曾經跟我一起圍坐在火爐子旁邊的人們,我的親人們!


作者:沂水縣檢察院檢察文聯常務副主席、正科級檢察員

主辦:山東省人民檢察院  電話:0531-83011111

地址:山東省濟南市二環東路5592號  郵編:250014

備案證號:魯ICP備 05024181號

技術支持:山東大眾信息產業有限公司  電話:0531-85196034

北京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