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當前位置:首頁魯檢文化 > 檢察文苑 >
那些年那些人那些事
發布時間:2018-09-10 08:16:39作者:黃靖來源:山東省檢察院
打印 復制鏈接 ||字號 分享到:

紀念改革開放四十年征文
 

           那些年那些人那些事          

黃靖

19877月, 我被分配到禹城縣人民檢察院審查批捕部門工作,在三十多年的檢察生涯中,我親歷了檢察機關部門機構的增設,人員的變遷,親歷眼目睹了檢察機關為國家的長治久安及社會的公平正義所做出的重大貢獻,特別是辦公、辦案條件的改善,從一個個側面折射出改革開放給我們國家和人民帶來的紅利。那些人,那些事,常回蕩在我的腦海。

從小黑屋到“棉花樓”

記得初到檢察院工作的第一天,被個子高高,臉膛黑黑的老科長領進了審查批捕科的辦公室,辦公室是平房,狹窄的空間,被幾張少皮無毛的舊桌椅和一個綠色鐵皮文件櫥填的滿滿當當,木制的屋門上有兩扇小玻璃窗,正對著門的北墻上的窗戶雖大,因屋后是家屬院,窗戶用磚堵住了,只露出兩只象眼睛似的玻璃孔,初入室內,得適應一會才能看清室內的“面目”。當時正值酷夏,連風扇都沒有的空間,更顯得悶熱。老科長笑呵呵地說“你有福啊,小黃,我們很快就能搬進才新蓋的辦公樓了,”我正在走神,看到他指著平房前快要竣工的辦公樓說。他接著說:“全德州的基層檢察機關,只有一、兩個院蓋起了辦公樓呢,我們這座有三層半高,足夠用的”。果不其然,不到三個月,迎來了檢察院的喬遷新居,我所在的科室分到了三樓。四壁潔白,寬敞明亮,辦公用品雖然還是舊的,也都象沾了喜氣。同事們的話多起來,氣氛也活躍起來,聽他們說,我們這座樓被稱為“棉花樓”呢,因為年在全國開展的“打棉霸”專項整治活動中,我們單位成績突出,立功受獎,被縣委特批撥款,蓋起了這座辦公樓。隨著檢察業務量的加大,人員的增加,“棉花樓”已不適應檢察工作的開展,2012年我們又搬進了高六層的新綜合辦公大樓。辦公樓建有中央空調,我們自己可以根據天氣情況的變化開通冷、暖設置,特別是冬天冷空氣提前來襲,不會因不到集中供暖時間而挨凍。隨之,案件管理大廳、控申大廳、警務辦案中心、偵查指揮中心、遠程接訪系統、遠程訊問系統相繼建立,檢察業務工作如虎添翼。

 

打開水

打開水,是到機關上班后的第一件事。那時我每天第一個到單位,搶著打開水,打掃衛生。單位集中供應開水,開水房里建有燒煤的大爐子,上面坐著一口大鐵鍋,由專人負責燒水。打開水時需排隊,分別用大舀子灌到各自的暖瓶里,大鍋里的水咕嘟咕嘟滾著小水花,熱氣騰騰的,挺嚇人。搬進“棉花樓”的第二年,燒開水的爐子上換成了大鐵壸,足足能裝三暖瓶水,雖然我提這大壸有些費勁,總是安全多了。隨著辦公條件的改善,九十年代初,辦公樓里安裝了電熱水箱,這使我們打開水安全方便多了,年全國檢察機關實行規范化管理,我們的喝水條件也隨之得到改善,每個科室安裝了桶裝純凈水,從此徹底告別了用暖瓶打開水的時代。

 

張叔是我的師傅之一,他長的矮矮胖胖的,是部隊轉業干部,他去看守所提審,到鄉鎮取證,都由作為書記員的我跟著做筆錄。那時,單位只有一輛檢察長專用的伏特加轎車,辦案用車只有一輛昌河面包車及兩輛“偏三”摩托車,單位距看守所只有六七里路,是不可能派車的,所以,我們提審都是騎自行車前往。騎車下了油漆路,距看守離所約有二、三里路光景,全是膠泥土路,雨天路過,別說騎行,就是推著走也費勁。受案件法定期限所限,冒雨提審是常有的事,我最怕雨天跟著張叔去看守所提審,這時我們的自行車前筐內肯定會各放一根小木棍,走那一段泥濘路,一會兒黃泥就把前后自行車輪“糊住”了,這時小棍就派上用場,用它把前后輪的泥“扒”一下,繼續推著車走,我們一老一少這樣反復多次,等到了看守所,身上的衣服多半濕透了,案卷卻會被張叔保護的很好,我們顧不上晾干衣服就進入辦案狀態。時代變遷,辦案、辦公條件都得到很大改善,單位辦公辦案用車最多時,達到二十多輛,即使實行公車改革后,也會首先保證辦案用車,沒有延誤的情況。已去逝多年的張叔,若有在天之靈,也會羨慕吧。

八十年代末的一個秋天,我所在的科室接到一封遠在四川的求救信,稱他被拐賣一年多的女兒,在我們縣南邊鄉鎮的某村找到了,請求幫助解救。那幾年,農村不少家庭由于貧困,說不上媳婦,從四川、貴州南方等地買媳婦的現象挺普遍,雖然對此類犯罪,國家也多次組織開展嚴打活動,拐賣婦女現象還是存在,能解救回去的不多。老科長給檢察長匯報后,為了不打草驚蛇,只是同派出所長了解了這戶人家的具體住址。按照約定,女孩的父親、叔叔和我們三名檢察人員一行五人,乘坐警車前往某村。車輛行駛一個多小時才進村,先找到村支書,說明來意,亮明身份,村支書很配合,帶我們來到一戶破舊的小院,我們一行三名檢察人員同派出所干警進了院,兩間低矮舊坯房,玉米棰和玉米秸散亂的堆在院子里,進屋后又一次說明來意,亮身份,講法律,通過一番工作,一個上了年紀的黑瘦男人,打開用鐵鏈鎖的另一間光板門,屋內黑乎乎的,我們適應了一會兒室內環境,借著一扇小窗的光線,在屋內一角,看到一個不男不女的人,她的頭發被隨意的用剪刀剪過,長短不一,蓬亂枯黃,一身象男裝的看出顏色的衣服,隨便套在身上,雙手被繩子捆在一起,黑乎乎的臉上有一層污垢,兩只有些呆滯的大眼睛驚恐的看著我們。仔細端詳,能看出她是一位長像端莊的女孩,在屋內東北角,有一張木板,一邊用木制架子、一邊用磚摞撐著,算是床了吧,床上只有一床看不出模樣的露著舊棉絮的被子,作為同齡人,我的心被狠狠抽了一下。解救的過程不順利,不僅戶主不放人,同祖的村民也來阻擋,最后我們以如果戶主態度好,積極幫助解救,可以不追究其非法拘禁罪為條件,解救成功。回來后,我眼前老是出現那個上年紀的黑瘦男人由憤怒、恐慌,到無奈、乞求的眼神,以及初見女孩時的情景。此后多年,我跟隨單位的宣傳小分隊,結合辦案,多次下鄉進村進行法制宣傳,以案釋法,使廣大群眾真正認識到不僅拐賣婦女是違法犯罪,收買被拐賣的婦女、阻礙解救被拐賣的婦女也是違法犯罪。隨著黨的各項惠農政策的不斷出臺,加之老百姓法律意識的不斷增強,已經有近十年,沒有遇到這類刑事案件了。

三十多年的風雨歷程,三十多年的檢察相伴,我已經與檢察工作結下終生情緣,感謝黨的好政策,使我沒有受到家庭出身不好的父親的影響,有機會參加高考,并且考上滿意的學校,被分配到政策性和法律性都很強的檢察機關,使我親歷了她日新月異的變化,她也豐富了我的聰明才智,增長了我的業務才干,見證了我的成長。那些年的那些事、那些人,已永遠鐫刻在了我的生命旅程中,不斷鼓舞我砥礪前行。

作者:禹城市人民檢察院黨組成員副檢察長黃靖

地址:禹城市行政街東段禹城人民檢察院

郵編:251200

郵箱:[email protected]

電話:18553486905

                      

                     

 

主辦:山東省人民檢察院  電話:0531-83011111

地址:山東省濟南市二環東路5592號  郵編:250014

備案證號:魯ICP備 05024181號

技術支持:山東大眾信息產業有限公司  電話:0531-85196034

北京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