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第六屆中國檢察官文化論壇論文"獲獎論文展示
《缺失與路徑:規范司法與公信力互動與提升的多維展開》
全國二等獎論文
發布時間:2018-08-27 10:52:19作者:張烽來源:濟寧市鄒平縣人民檢察院
打印 復制鏈接 ||字號 分享到:

摘要:本文從兩者之間的概念、邏輯以及基本關系作為著眼點,探究他們之間的內在聯系、價值契合,以期在司法改革背景下為檢察工作的健康發展提供一定借鑒。

關鍵詞檢察權 規范司法 司法公信 法治建設
 

 

  深入貫徹黨的十八屆三中、四中全會和習近平總書記系列重要講話精神,貫徹落實全國人大常委會對最高人民檢察院規范司法行為工作情況報告審議意見的重要舉措,深化檢察機關司法規范化建設,提高嚴格規范公正文明司法能力,是增強檢察機關司法公信力的重要途徑。司法公信力作為社會組織、民眾對司法行為的一種主觀評價或價值判斷,是司法行為所產生的信譽和形象在社會組織和民眾中所形成的一種心理反應。因此,也只有充分認識規范司法行為的必要性、重要性和緊迫性,自覺把司法規范化建設融入到社會主義法治建設和新時期司法改革的浪潮中,切實提升辦案規范化水平,才讓人民群眾在檢察機關所辦理的每一個案件中都能感受到公平正義。  

 

一、界域:司法規范化與司法公信力

(一)“塔西佗陷阱”理論

該理論是由古羅馬歷史學家塔西佗提出的,是指“當公權力失去公信力時,無論發表什么言論、無論做什么事,社會公眾都會給予負面評價。”如果一個政府走到了這一步,那么就會嚴重動搖到當局的執政基礎和地位,甚至導致政權的更迭。司法規范化與司法公信力具有重要的聯系,如果長時間或多次的司法不規范,將會導致民眾對司法機關的不信任;同時,如果持續的不信任也會導致即使是規范的司法行為或司法者,也會導致在民眾心理打折扣,影響辦案的“三個效果”。因此,兩者之間具有重要的內在聯系。

(二)司法規范化的內涵

《書序》:“所以恢弘至道,示人主以規范也。”司法規范化就是通過建立一種科學、合理的標準,來糾正有法不依、執法不嚴、司法不公、違法不糾等問題,規范和約束檢察權力的行使,從而提升檢察監督能力,推動檢察工作科學健康發展。檢察機關在執法過程中是否做到規范執法,直接影響到檢察機關在人民心目中的形象,影響到執法公信力。因此,要避免陷入“塔西佗陷阱”,必須高度重視司法的規范化。

(二)司法公信力的內涵

二是能力。現代法治要求,最終的目的都是制約公權力的濫用,進而在此基礎上實現公平、公正。司法程序作為權利救濟的最后一道防線,而出現司法不公、執法擅斷“能力失靈”,那么當事人就會選擇原始的“同態復仇”,最終危及社會穩定大局。

二、前提:司法公信力的生成邏輯

    司法的核心是公正,沒有公正,司法就失去了賴以存在之基、安身立命之本。因此,司法公信力源于司法公正。司法公正是司法公信力的源頭和基石,是提高司法公信力的根本路徑,是司法工作的最高目標和永恒追求,而司法規范化又是實現司法公正的必由之路,筆者認為,他們之間具有內在的生成邏輯。(如圖一)

(一)信賴基礎

    1.公眾的契約精神。契約(協議)精神的核心要求之一系誠信。從價值功能上看,誠信不僅是人際交往的克制機制,更重要的是可以保障和促進政治、經濟、社會、文化、生態各個領域的發展。社會誠信的提升,有助于增進公眾之間及公眾與司法之間的信任和良性互動,而在一個誠信缺失的社會,司法公信必然會受到公眾的質疑。 

    2.公眾的法治觀念。“法律應該被信仰,否則形同虛設”。對于“法治”最早的定義可追溯到古希臘的學者亞里士多德的解釋,法治應包含兩重意義:已成了的法律獲得普遍的服從,而大家所服從的法律又應該本身是制定得良好的法律。司法是法律實施的主要方式之一,如果沒有公眾對法律的自覺認同和尊重,就不可能有對司法的信任和信賴。

   (二)信任基礎

    1.司法能力。司法能力不是簡單的辦案技巧,而是包括社會閱歷、法律理念、邏輯經驗、思維判斷等綜合素質有機結合的本領。這種能力是通過規范化、專業化、職業化的途徑,強化教育、管理和監督,而獲得的嚴格司法、規范履職的素質能力。

    2.司法形象。檢察官的司法形象是公眾(包括犯罪嫌疑人)在面對檢察官的直觀感受,這種直觀感受是檢察官言語和行為的感性反應。檢察官行為不規范、隨意,甚至態度蠻橫、言語粗暴,即使案件能夠得到程序正義和實體正義,但也會由于缺乏對公眾的尊重,從而降低公眾對司法的信任,對司法公正產生合理懷疑。

\

 

 

(圖一)


三、缺失:基于規范司法與公信力的現狀分析

(一)檢察官公信

 1.主體素養的固化。一般認為,檢察官的素質包括檢察官的職業素養和職業操守兩個方面。一些檢察官來源渠道多樣化、非專業化,致使理論水平和實踐經驗較為深厚的檢察官屈指可數,造成了現有檢察官在知識結構、法學理論和司法經驗上的良莠不齊;少數人司法作風簡單粗暴,特權思想、霸道作風嚴重,對待當事人和來訪群眾態度生硬、敷衍塞責以及私下接觸當事人及律師,泄露案情或幫助打探案情,甚至違規插手經濟糾紛,謀取個人利益等等,直接影響檢察官個人形象,也間接影響了檢察機關的公信力。

 2.規范路徑的閉塞。檢察官在辦案過程中,辦案程序不規范和紀律執行不嚴格,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強制措施適用不到位,對一些限制性規定變通執行;不依法聽取當事人和律師意見,對律師合法要求無故推諉、拖延甚至刁難,限制律師權利;違法采取強制措施,違法取證,違法查封扣押凍結處理涉案財物,侵害當事人合法權益等等,嚴重影響了案件辦理的規范化。不規范違反程序法的行為,不僅僅只是辦案程序方面的錯誤,侵害的卻是當事人實實在在的實體利益,傷害的更是當事人及周圍群眾對司法信賴的心理。

(二)檢察權公信

檢察機關擔負著更加重大和凸顯的維護司法公信力的責任,呈現出附加的負面折射效應。雖然,對于檢察權的屬性有不同觀點:有的認為,檢察權屬于司法權的一種,發揮著訴訟職能,比如起訴、抗訴等;有的認為,檢察權還屬于監督權的一種,發揮著監督職能,比如批捕權。但是,當一個冤假錯案——這種最致命性影響司法公信力的情況發生時,檢察機關會面對更大的輿論壓力,因為它肩負著訴訟和監督雙重重要使命。因此,訴訟權和監督權只要其中一個權力失靈而造成惡劣影響后,民眾需要很長一段時間才能重新取得對司法機關的尊重與信任。

(三)檢察機關公信

 1.人大的監督。依照憲法和法律規定,作為國家法律監督機關的人民檢察院,要對人大負責,向人大報告工作,并接受其監督。筆者對比了2012年至2017年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對最高檢所作工作報告表決結果,可以從側面反映出社會公眾對檢察機關整體的公信情況。近6年來,最高檢工作報告通過率每年都比國務院工作報告通過率低約十幾個百分點;除2017年與最高法持平外,近3年的最高檢工作報告通過率均低于最高法,“兩高”的通過率均低于國務院工作報告,這是一個值得重視的問題。(如圖二)

   

2012年至2017年最高檢與最高法、國務院工作報告表決通過率
\

 


 

2.輿論的監督。在互聯網絡新媒體時代下,檢察機關作為國家重要的公權力機構,必然會時常受到社會公眾的廣泛關注。在網絡虛擬環境下,媒體平臺上參與信息流運送的個體會更傾向于表達相對較為激進的言論和觀點,而這些觀點尤其是負面的評價,可能使檢察機關的執法公信力和司法權威受到嚴重消弱。如果官方不能做出有效輿情判斷和采取適合的措施,而采取沉默、刪帖、水軍、捂住之后表態、行動的路數,那么關注的信息便會在集體無意識作用下,增強對其他公眾造成心理暗示和渲染,從而產生不可逆轉的當事人或情節“妖魔化”輿情。

四、路徑:司法規范化的三個維度

    (一)檢察官客觀義務的回歸

1.職業良知的警醒。從思想深處解決權力來源問題,養成法治思維,設身處地地考慮公眾的境遇,感同身受地體諒當事人的苦衷。職業良知在司法倫理中具有統領性,堅定社會主義法治國家的信念,堅守法治的核心理念,增強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司法制度的理論認同、感情認同和實踐認同,自覺規范司法行為,堅持公正司法、文明司法,體現司法權威和公信力。

2.基礎能力的優化。要著重提高查明事實的能力、法律適用能力、釋法說理的能力。筆者認為,以提高檢察監督能力為重點,加強檢察隊伍業務能力建設、各類檢察人才庫建設;開展各級檢察機關業務競賽活動;有針對性地舉辦檢察監督案件技能實訓班等。

3.評判立場的回歸。證據是司法之源,有罪推定遵循的是為犯罪行為找證據,而不是以證據來找犯罪嫌疑人的反向推理模式,它顛倒了理性的思維模式,檢察官應當盡到理性的客觀義務,而要擯棄強烈追訴意識和有罪推定觀念。筆者認為,張恒山教授提出的“三人社會”理論,為我們提供了一個良好的評判標準。在“三人模式”的社會中,旁觀者的良心和理性對各種行為的評判都是相同的:人的良心和理性在對損他行為——不損他利己行為——利他行為依此作評價時,依此形成“不應當”—“正當”—“應當”的評價,在語勢上有一個由強烈反對,到帶有尊重性的贊同,再到倡導性的希望的變化過程。但良心和理性的評價始終是一致的。(如圖三)
 

\



(二)檢察監督權的銳利運行

檢察監督也有廣義狹義之分,狹義的檢察監督是指對偵查、審判、刑罰執行活動的專門監督,監督方式為糾正違法、提出抗訴、提出檢察建議等,而廣義的監督則包含檢察權各方面的職能,可以說無論是自偵、批捕、公訴,還是刑罰執行,都在一定程度上具有監督的意義。因此,可以說,監督是檢察權的核心意義,檢察監督權也是檢察權的核心權力。

筆者認為,檢察監督權應當以檢察權為依托,并表現為批捕、公訴、訴訟監督等職能,這些職能都會涉及一些個人或團體的利益。因此,在司法實踐中,會或多或少受到來自外界的干擾,尤其是對于職務犯罪案件。因此,檢察機關在辦理案件過程中,有時使檢察權無法充分運行,使檢察監督權無法充分發揮。只有檢察權獨立行使,才能給檢察監督權創造一個良好的運行環境。同時,作為司法權的檢察權本身具有司法獨立的需求,否則就難以保障公平正義的實現。因此,要進一步強化關于人財物改革,初步實現省以下檢察機關垂直管理,盡可能保障檢察權的獨立運行。

(三)檢察機關的內部規整

1.基礎規整。檢察機關司法規范化要實現檢力下沉、重心下移、眼睛下看,走出檢察機關、走向地頭田間、走進群眾心里,以司法規范化促進群眾滿意度提升。親身體會基層群眾的真情實感,了解群眾需亟待解決的問題,以群眾角度審視檢察工作的進展和不足。通過接待群眾來訪,聽取群眾對檢察工作的看法,掌握哪些地方做得好,群眾肯定了;哪些地方不足,群眾還有新的期待,需要基層檢察人員認真收集、掌握。檢察人員也只有規范地行使了檢察權,公正文明的辦案,切實解決群眾的實際困難,真正為民著想,人民群眾的滿意度才會不斷提升。通過公眾喜聞樂見的形式為群眾提供免費、優質、高效的法律政策服務,提高群眾法治意識和維權意識,將群眾好的意見建議認真梳理,總結成功經驗向更大范圍推廣。

 2.制度規整。構建一套完整的規范司法行為制度體系,堅持以制度規范人、人按制度辦事、各項標準科學、各個布局合理、各種素齊全、各項保障到位的工作理念,細化工作標準,規范辦案流程,將監督涵蓋執法辦案的全過程。突出抓好對自身執法辦案的監督制約,強化對重點執法崗位、執法環節、執法人員的監督。對執法和隊伍中仍然存在的突出問題,保持高度警覺,堅持從嚴治檢,零容忍的態度嚴肅查處檢察人員違紀違法案件。深化檢務公開,進一步落實權利義務告知、檢察文書說理、規范司法行為通報、檢察開放日等制度,保證檢察權在陽光下運行。對職務犯罪偵查、偵查監督、公訴、民行檢察等執法辦案以及綜合工作等環節,堅持用制度來規范執法行為,健全和完善辦案督導督查機制和案件質量檢查評估機制,落實執法責任制和錯案責任追究制,防止利益驅動和執法隨意性,保證檢察人員嚴格執法、文明辦案。

3.業務規整。司法規范化應當深入到偵監、公訴、監所、民行等主要業務部門,也要深入到其他綜合部門。嚴格按照高檢院全員、全面、全程、規范使用同一業務應用系統要求,增強辦案人員的質量意識、規范意識、責任意識和效果意識,提高檢察機關的規范化執法水平和辦案質量,推動執法辦案工作健康發展。充分發揮控告申訴窗口作用,對群眾的舉報線索及時收集、反饋、解決,真正成為群眾合法權益的守護者。重點研究分析涉檢信訪事件,通過釋疑、溝通、協調,著力消除涉檢信訪因素,及時、合法、有效處理有關問題,爭取群眾對檢察工作的最大理解和支持。改造升級檢察門戶網站,積極開通微博、微信平臺,打造開放式檢務公開平臺,增強信息發布、案件信息查詢、在線交流、咨詢服務、法律解讀等功能,著力構建多層次、多角度、全覆蓋的檢務公開網絡。加強對業務等方面的有效監督,自覺把檢察工作置于黨的領導和人大及其常委會的監督之下;自覺接受政協民主監督、人民群眾監督和新聞輿論監督,主動邀請人大代表、政協委員視察和評議檢察工作;重視上級院對本級院的領導和監督,從檢察一體的角度把握檢察權的行使;充分發揮人民群眾的監督力量,以公開促公正,使司法體制在陽光下運行。
 

 結語

    弘揚法治精神,落實依法治國方略,嚴格司法規范化,提升司法公信力,綜合運用各種法律監督職能,認真研究和解決司法改革過程中遇到的新情況新問題,為社會和諧穩定發展保駕護航。通過規范執法,積極解決執法辦案過程中的舊矛盾、避免新問題。檢察機關作為維護社會穩定重要力量之一,必須加強全方位規范化建設運用法治思維穩扎穩打,認真防范執法辦案中司法不規范行為。把自身規范化建設作為推進依法治國貫徹落實、社會管理創新和促進廉潔公正執法的有效手段,充分、全面履行法律職能,為保障國家和人民利益,推動法治國家經濟社會發展提供堅強有力的司法保障。


 

[1] 鄭成良、張英霞:《論司法公信力》載上海交通大學學報,200505期。
 

[2] 關玫、錢大軍:《司法公信力的經濟分析》載北華大學學報,200401期。
       

[3] 張恒山:《法理要論》,北京大學出版社,20097月第3版。

 

 

 

 

  

主辦:山東省人民檢察院  電話:0531-83011111

地址:山東省濟南市二環東路5592號  郵編:250014

備案證號:魯ICP備 05024181號

技術支持:山東大眾信息產業有限公司  電話:0531-85196034

北京28